二部六章毒奶extra——浅谈贝里尔·伽特的种种

二部六章毒奶extra——浅谈贝里尔·伽特的种种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ysfy.com/,尼德莱赫纳

写在最前:最近因为某个太神必毒奶导致引发了很多事情,在这里作为始作俑者(真),把这篇分析出了,基本复制nga帖子可能有一定的语句修改,也希望正在观看2.52剧情的各位,

目前这个神必少年出现的地方仅在队长的两段回忆之中,分别是第7节过后的断章和第25节

这里就稍微概括一下,大概就是队长被父亲派来的刺客袭击,走投无路之时,一个神秘的少年救了他,给他了藏身之地,由于少年的身上有一条来自于魔女,拥有[隐藏]功能的项链,所以可以让他在这里藏了接近两周,后来由于食物告罄,少年独自一人出去找吃的,而没有带上项链,导致被殴打,而由于之前的他一直都是独自一人生活,不可能储存两人份以上的食物,而他自己的那份已经给了队长,在饥饿和暴力的双重打击下在队长的面前死去了。而因为这件事,队长的想法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也成就了今天的他。

而贝先森以前也过的不好,体现在到处酸队长高贵人(见每一次a组开会贝先森对队长的对线intro)、使用大量俚语(美服)

5.而比较特殊的一条为,fgom7中贝先森的一个设定表情,和少年的一个表情可以说是近乎完美地对上

但由于这段剧情是队长回忆,所以可能是队长主观认为他死了,也有可能是他死了以后队长就离开了,之后再复活了

但其实这条可以和“他对玛修感兴趣”结合一下,goa里面梅林把芙芙放出塔外的时候说过,希望芙芙去寻找美丽的事物,而在迦勒底的芙芙经常和玛修在一起,说不定贝先森对玛修感兴趣,正是因为“在寻找美丽的事物”

这里其实可以观察一下贝先森的立绘,那个项链上面有不规则的形状,如同缺少了一部分东西

关于高清图放大后是真实之口这点,我要补充一下,a组的人设可能在某个时段进行了一次大更新,比如说2.1剧情里面队长说要完成马里斯比利的空想,但252了队长都凉了马里斯比利要干嘛我们还是不知道,可能饼的设定也进行了更新

这条其实很牵强了,光从外表看年龄这点在月这边真心会被坑,不说别的,你能从立绘看出主任的年龄其实只有20出头,或者从某橙子小姐的形象看出她的真正年龄吗

1.作为队长成长故事里的一个重要人物,如果只是个“普通人”的话,没有必要特写有一条能隐藏行踪的项链,不太懂人线.同样是A组回忆里的角色,奥菲的父母没有立绘,尼德莱赫纳队长lily也没有,这个小孩却有立绘,也不是故事里其他npc的画风,更不是异闻带居民,很可能会再次出场

3.补充第一条,251贝先森“瞬移”到会议室,252“大喊一声来了圣裁”有可能就和这条项链有关

或者就是这个项链的技能是可以控制的,技能发动,贝先森就不会被发现,哪怕是2.6的异闻带之王,所谓“大喊一声”可能只是他表明自己技能暂停,然后被发现于是圣枪就来了

4.fgom7贝先森的人设部分唯独没有这项链的设计,其他包括耳环鞋子皮带扣这些比较精细的物品都有,很有可能就是为了防止剧透

25节的剧情里面,提出队长受到的攻击,是对魔术师专门的毒物,可以将魔术回路与刻印杀死

先不说这里会不会有干净的止血用的布,队长的魔术刻印没有启动的情况下,胸口的致命伤也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愈合

这样一来少年在队长面前死去,队长离开后,又通过项链上的宝石复活了,这样的可能性也就成立了

而原来少年的那部分也因为自身已死和混进的东西苏醒的缘故,变成了残渣,由混进的东西主导着身体,然后这样的他看到了那块宝石,给自己取名为Beryl

以及放在这个部分的最后的最后,说一下少年身上的那块宝石,看外观很有可能是海蓝宝石,而这种宝石同时也是绿柱石家族的一员,而绿柱石的英文,就是beryl

基于这两点,我决定在2018年的毒奶基础上,再做个比较大胆的脑洞:贝里尔现在这个样子,很有可能是通过人为而导致的,而导致这个成果的幕后方,很有可能就是他的“母亲”(直球一点,

养母),而这位神秘的老妈很大可能是我们都很熟悉的摩根勒菲女士,目的可能是为了让幻想种以另一种形式在现代环境中存活理由如下:

2.goa中提出去寻找圣杯的是阿格拉万,目的是让不列颠重新充满神秘,而阿格拉万是摩根的孩子,很有可能是她告诉阿贵圣杯的用途的

而如果没有办法,我认为摩根是会选择别的方式来完成这个的,于是就推测是将人类的小孩与幻想种融合,再将这样的混合物放在世界上,在暗地中做相关的实验这样的想法,而项链是为了保证实验能正常的进行以及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而贝先森的牙齿一会儿“全是鲨鱼牙”一会儿“上半部分是人类的牙齿”有可能是幻想种的人格和人类部分的人格冲突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效果,同理也可以参考fgom7贝先森的部分,耳朵即有人型耳也有兽耳

我认为队长在通过模拟战的时候,已经知道了贝先森就是当年的那个少年理由如下:

1.队长在A组开会时,对他的态度非常独特,独特到什么程度呢,能让贝先森口无遮拦想说啥就说啥,而只是稍微地提醒他(通过开会的表情)

2.奥菲莉娅已经两次说了贝先森的事情,第一次是2.1开会,让贝先森“嗦线剧情,奥菲和队长私聊,特别提出了“那个男人不可信任,不看好他”

2.2私聊:我很看好他哦奥菲莉娅,因为贝里尔是个擅于自我欺骗的男人,越是讨厌的事情越会认真完成

可以在非常信任的助手面前(特别前面2.1开会还说希望活到最后的异闻带是他自己的和北欧的),为这样的可疑又很凶残的男人说这些东西,会不会有点太奇怪了?

对,就是提前把2.6空想树采伐这件事,以及2.3开会的时候说漏嘴的“预定内”

4.这条很特殊,是252第25节回忆之后,队长在异闻带长眠之前的剧情,回忆了和其他五个人一起打第一部模拟战的事情,其中贝先森是“擦肩而过”

5.队长能躲过第一次背刺的原因可能就是因为知道贝先森的项链的效果,而在这之前没人能发现贝先森

而贝先森这边,我不太确定,可能是不记得了,但有唯一一个很可疑的地方是,模拟战里面,尼德莱赫纳贝先森称呼队长是“克里修”(キリシュ)

而队长也并不排斥贝先森这样称呼他的样子,当然如果说贝先森是自来熟而队长很大度也没得讲就是了

fategrand order以及顺便再讲讲2.6,我认为26的主题之一,很有可能是“人人生来是否平等”

而要素已经很多了,贝里尔和基尔什塔利亚,摩根和呆毛(有趣的是基尔什塔利亚和阿尔托莉雅都不止一次地被形容为是星星),甚至拓展如帕西瓦尔和加拉哈德(加拉哈德是为获得圣杯而生的骑士——06fsn废案),异闻带和泛人类史,都是这样的

甚至是持有“比较之理”的beast4与“象征平等的圆桌”的一次碰撞,大概也会在26进行展开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