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尔德鲁夫穆吉克

戈尔德鲁夫穆吉克

■我流二部屠龙勇者终成龙(?)救世主攻X认为自己很直很霸气的金发傲娇贵族新所长魔术师受

藤丸立香睡着的样子像是死了一样。戈尔德鲁夫盯着他看了三分钟才确定他的确还在呼吸。

■我流二部屠龙勇者终成龙(?)救世主攻X认为自己很直很霸气的金发傲娇贵族新所长魔术师受

藤丸立香睡着的样子像是死了一样。戈尔德鲁夫盯着他看了三分钟才确定他的确还在呼吸。

“是太累了吧?”这么说着的大侦探盯着操作屏幕,依旧是那副磕了药似的神采奕奕。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戈尔德鲁夫本想发表一番高谈阔论,显摆一下自己当年在冰冷的魔术师社会摸滚打爬时锻炼的一身强壮体魄(没错,这富态的身躯也是强壮的证明),再痛心疾首感叹一下现在的魔术师越来越不重视身体锻炼了。但是他想到自己现在还酸酸痒痒像是有小虫子在啃啮着骨头缝的腰,要吐出去的话就被小胡子给挡住了。

在抿着咖啡的大侦探那双能解析一切真相的冷绿色眼眸的注视下,戈尔德鲁夫假模假样地咳嗽几声,但义正言辞的所长训言已经拐着弯卸了大半力度:“要睡就去自己房里睡,这可是工作的地方。”

玛修.基列莱特正拿着一张毯子轻轻地盖在藤丸立香的身上,毛乎乎软绒绒的毯子把少年人逐渐硬朗的下颌轮廓遮掩,露出来的眉眼看上去还是的年轻的孩子,做完这一切,她有些为难地转过身,做出拜托的手势,声音也轻得几乎只剩下口型:“前辈这几天都没怎么睡好,请让他打个盹儿吧,我会好好看着他,过半个小时就会叫醒他的!”

戈尔德鲁夫就再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了,他哼了一声,嘟囔着什么“不听所长言,吃亏在眼前”“绝对会落枕,到时可别哭着求所长大人推拿正骨”这样的话,转过头配着咖啡和蛋糕看起了航程。

没有风景的概念,没有太阳与月亮,没有穿过原野的风和从天上坠落的星,也没有那让人望之生怯的苍白世界,虚数海有的只是虚无。冰冷的人造灯光为他们涂上死者般的妆影,但戈尔德鲁夫能听到藤丸立香的呼吸声安定而绵长,像是破开土壤微微冒芽的毛绒绒的小花。

戈尔德鲁夫与藤丸立香的初见绝对算不上愉快。等戈尔德鲁夫与迦勒底的大家混熟后,也反思过自己一开始的露面是不是因为过于追求要一下震慑住全场而显得有些太不近人情了。但这种念头只能在他的脑海里留存几秒时间,身居高位的人就是要对自己做下的决定坚信不疑,哪怕被人误解那也是身为领导者的责任。

是的,他可是戈尔德鲁夫.穆吉克,是这名为迦勒底的机构的新任所长,是拯救人理的这支队伍的领头人,不管什么时候他都应该高高在上且掌控全局。

戈尔德鲁夫如自己所愿的那般接手了迦勒底,魔术师的世界自有魔术师的规矩,戈尔德鲁夫是个优秀的魔术师(并不单指他的魔术能力),所以一切都会按照他的想法发展——除了那个被赶鸭子上架的魔术世界门外汉,最后的御主,藤丸立香。

并不是正统的魔术师教育出来的少年人连伪装自己的情感都很拙劣,他喜欢和讨厌一个人都表现得很明显,也许并不会从他那被达芬奇等人用训诫封得牢牢的嘴里吐露,但也会从他的眼角眉梢中展现。

戈尔德鲁夫得到过太多人的仇视了,何况一个年轻气盛的少年的厌恶,他才不介意这些不痛不痒的青春期小毛病呢,他只要经营好自己的事业就行了,那种看不惯的毛皮孩子给点钱打发回老家上学就好,戈尔德鲁夫自认为是个十分善良的魔术师,也将会成为一个十分合适的迦勒底新所长——如果不是那用美貌和甜言蜜语迷惑了他的该死的狐狸的背叛的话!

堵上自己所有家产购置的迦勒底被铁骑践踏,意气风发眺望的世界蓝图再一次陷入破灭的危机,从天堂到地狱,戈尔德鲁夫不是第一次体会到,但却是第一次这么绝望。

仔细想想,自己的人生似乎总是在重复被打倒,艰难地爬起来,然后又被更重地打倒,跌得更惨烈的循环。

少年人的四肢修长,和戈尔德鲁夫的身躯相比纤瘦的像是一扯就能断掉,但偏偏是这样的手臂,却牢牢攥住了戈尔德鲁夫,咬牙用力一拉,将他从即将被冰冻的死亡阴影中拉进了生的循环里。

几乎是戈尔德鲁夫的身子一挨上改装车,他们就如离弦之箭,坠落流火般飞了出去。半从者玛修.基列莱特牢牢地抱住她的御主,而御主藤丸立香牢牢地抱着戈尔德鲁夫.穆吉克。巨大的落空力让戈尔德鲁夫紧紧地贴着藤丸立香的身躯——有那么一瞬间戈尔德鲁夫以为自己会压坏这个和他体型差距很大的纤弱少年,但藤丸立香比他想的更加强健,而藤丸立香抱住他的手臂也比他想的更加有力和紧锁。

戈尔德鲁夫.穆吉克感觉自己在藤丸立香的怀中几乎要变成一个吐出馅料的馒头,但他又觉得此生再没有比这更加安心的时刻。

当能动弹身躯的时候戈尔德鲁夫抬起头,想怎么才能不失礼仪又尊贵地道个谢,并斥责这个把他腰都快抱断了的少年快快松手时,他就被藤丸立香湿润得像是流过泪的眼珠和通红的眼眶震住了,而此时藤丸立香还抬着头,看着他们坠落的迦勒底的方向。

注意到戈尔德鲁夫的动作,藤丸立香敛下眉,打量他的状态,发现他应该没受什么伤时才松了一口气。

连戈尔德鲁夫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那时会看着藤丸立香出神,以致于还让同样死里逃生的年轻救世主,微微皱着眉,伸手抚摸过自己的眼尾。

哭泣的人明明是你啊。不愿承认自己之前也毫无面子地大哭过的戈尔德鲁夫.穆吉克的心跳声乱七八糟。

戈尔德鲁夫.穆吉克发现了一块蛋糕,一块诱人的,没有人能拒绝的蛋糕。作为新所长,自己劳苦功高,自然可以享用这样的美味,戈尔德鲁夫叉下第一口时是这么说服自己的,然后那甘美的像是能将人理智融化成废人的美味沾上舌尖后,戈尔德鲁夫就不再想着那些东西了。

直到藤丸立香好笑地拍拍他的肩膀:“那是大家送给我的慰问品。”他身上带了些伤,但精神状态看上去已经好多了,他挑着眉,注意到戈尔德鲁夫吃得胡子上都有点奶油,还伸手帮他摘掉了。

戈尔德鲁夫自知理亏,便想把自己没有动过的那半边切下来递给藤丸立香。但藤丸立香阻止了他的动作,只拿了一根新叉子坐在戈尔德鲁夫身边与他一起吃。

“我说笑的,您喜欢可以多吃点。”藤丸立香说他其实对甜食没有特别的热爱,只是大家总习惯在庆祝时摆出草莓蛋糕。

戈尔德鲁夫在藤丸立香面前的吃相就讲究多了,尽管他的进餐礼仪一直很好,现在只是把动作放慢了三倍而已,还能记得再谦让几句:“这毕竟是大家给你的心意。”

戈尔德鲁夫感觉那甜蜜的滋味从喉咙一下化到了心底,不过这一定是因为蛋糕太好吃了的缘故。你看,就连愚蠢的不懂得甜食好处的藤丸立香都在感叹这蛋糕的美味,对比一下在永久冻土帝国啃的那些魔兽肉,不得不让人产生一种所有的奋斗都有了回报,希望之星冉冉升起的感觉——

叉子落地的声音清脆悦耳,但撕开甜蜜的外衣蔓延上来的苦痛却让人眼前发昏,戈尔德鲁夫感觉自己的身体内部被一只肆虐的恶魔搅得七零八落化为浆液。

戈尔德鲁夫艰难地抬起眼,看到嘴唇都咬出血的藤丸立香严肃且狠厉地盯着他,他的手臂爆出青筋,捏住戈尔德鲁夫嘴巴的手也失去了自控的力道,强硬伸入催吐的动作蛮横且粗鲁。

戈尔德鲁夫难受得要命,该死,但就算在这种时候,他也还是不自主地去看藤丸立香现在的眼睛——不善于伪装的少年人所有的情绪都能从他尚且稚嫩的眉眼中看出来。

戈尔德鲁夫在翻天覆地的苦痛中看到了比他更深的痛楚,在那个明明中毒应该没有自己深的少年的眼中。

对于一个吃货来说,睁眼得知自己的消化系统被腐蚀得不堪入目且寿命只剩下数日的时候,戈尔德鲁夫甚至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结果更加惨烈。

“藤丸呢?!他也吃了毒蛋糕!”戈尔德鲁夫甚至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心慌是因为知道自己将死的恐惧还是因为最后的泛人类史御主藤丸立香可能倒下的害怕。

面色苍白的藤丸立香出现在戈尔德鲁夫面前,因为那身极地用制服拿去清理的缘故,他暂且套上了迦勒底的初始白色制服,惨白的人身上只有一双眼睛还依旧明亮且坚毅,那双蓝眼睛简直像是已许久未见的澄澈天空,让戈尔德鲁夫瞬间心安下去,但下一秒他又被藤丸立香嘴中溢出的血色吓了一跳。

“你快去休息。”戈尔德鲁夫沉下脸,他们已经在商榷后决定先去中国异闻带夺取解药,在到达之前的时间就是留给同样中毒的御主难得的整休时段。看着没有回应坐在自己病床边的藤丸立香,戈尔德鲁夫气得胡子都要翘起来了,他再次重复,“以所长的命令。”

戈尔德鲁夫后知后觉原本在这里的陪护人员,和那本该在此时与藤丸立香寸步不离的半从者都退出了这间屋子,在这里只剩下了他和藤丸立香两人。

那个时候戈尔德鲁夫的心中其实有了隐约的预想,但他还是问了出来:“你打算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内心是想让对方知难而退,还是也在隐隐期待着。

藤丸立香笑着看着他,这时戈尔德鲁夫才发现他的笑意维达眼底,在那晴空深处是暴风眼的瞬时宁静。他望着他的时候,像是在望着他义不容辞背负在肩膀上的命运。

“您的消化系统……”藤丸立香的手掌心从戈尔德鲁夫咽下食物的嘴唇、咽喉顺着食管下移到他的胃,他后来的话没有说完,但是两个人都知道他在指出什么。

戈尔德鲁夫意识到了什么,同时他发现自己的衣服竟然在刚才被藤丸立香顺势就解开了。

明明藤丸立香说的每个字戈尔德鲁夫都知道,拼凑起来也明白他在暗示什么,但戈尔德鲁夫的大脑就是宕机了。

藤丸立香抽出了自己的皮带,做这些的时候他动作利落,真的说出口时却有些羞涩起来:“……补魔?希望您不要介意是由我来……毕竟这未知毒素可能通过体液传播,只能由我……”

“嗯。”藤丸立香低着头,戈尔德鲁夫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我希望您能舒服些。”充盈戈尔德鲁夫的魔术回路,他至少能多撑一会儿,或者至少会因为魔力的饱足而缓解身体的饥饿感。

藤丸立香的手脚真的很利落,也许准备救世的人都不会在意这些小细节,但当他压在戈尔德鲁夫身上时,戈尔德鲁夫却气得挥摆起手臂来:“别拿你对从者的那套对我!比起你,我才是更加老练的魔术师!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ysfy.com/,尼德莱赫纳

戈尔德鲁夫也冷静了下来,身体的痛楚在心中的苦闷前甚至算不上什么。戈尔德鲁夫攥着被子一角,死死地盯着捂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藤丸立香,像是害怕他继续进攻,又像是在害怕他立刻掉头离开。

但藤丸立香只是放下手,拿舌头顶了顶泛红的那块肌肤,叹了口气后就这么盯着戈尔德鲁夫的眼睛:“我没有。”

这个并没有接受过正统魔术师训练的少年再次重复着一开始的那句话:“我只是希望您能好受些。”

这被接受传入大脑的话语像是一个泡水膨胀的棉花糖,用软绵绵的无力反抗和甜蜜的幻影占据了戈尔德鲁夫的全部大脑。

戈尔德鲁夫看到藤丸立香弯下脊背,宛如一头黑鳞蓝眼的龙在他面前俯首,炙热的龙息触碰他的喉结。

屠龙英雄终成龙。这其实是以前父亲在和戈尔德鲁夫讲那位著名的屠龙英雄齐格飞的故事时说的话。

英雄斩杀了恶龙,但滚烫的龙血也浇灌了他的身躯、污染了他的眼睛,龙息烧灼他的傲骨,龙的诅咒刻入他的肌肤从此如影随形。

也许英雄并不想变成那样强大的非人种,但当他杀掉龙的那一刻,他就已经不可避免地成为恶龙了。

作为泛人类史最后的御主,代表着他们全部的希望,与七个异闻带对抗,必将伐掉空想树并剪定所有异闻带,为了泛人类史的延续而战斗的藤丸立香,在最开始的开始,其实也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少年,他甚至在此前的十数年生涯里从未接触过魔术师的世界。

魔术师不能做到的,成为救世主,摧毁一个又一个强大的敌人,并“毁灭”一个又一个世界,只为拯救泛人类史——他也做到了。

RPG游戏总是在讲救世主杀掉恶龙救回公主的正能量故事,却从不写失去恶龙庇护的森林荒芜、民众死在别国的铁骑下,最后回归的勇者的结局也消失在数据冰冷的TheEnd里。

戈尔德鲁夫知道屠龙英雄齐格飞的故事结局,但他不知道救世主藤丸立香的故事结局。

只是当藤丸立香拥抱他的时候,戈尔德鲁夫恍惚间以为是一头“龙”在拥抱自己。那是一头可以摧毁世界,却又有着一颗温暖而柔软的内心的龙,他拥抱着戈尔德鲁夫,像是龙种在看守着最珍贵的宝物,又像是垂死之人抓住了他的浮木。

炙热的吐息像是带着火花的龙息,从戈尔德鲁夫的脂肪中一路烧到他的心房;从炙热的唇瓣中吐露或者撵磨在肌肤上的话语像是刻入肌骨的龙语;带着让人忍不住脚趾缩起的畅快魔力涤荡全身的,是龙最珍贵的精血。

戈尔德鲁夫抱着他的龙,从他龙骨纤弱美丽的曲线中复原出这个一路走来的年轻少年。

戈尔德鲁夫忽然想要哭泣,并不是为别的什么,只是想要哭泣,就像是他看完感人肺腑的影片后总会掉下来的那些其实没什么价值的眼泪。他一边哭一边喊着抱住自己的人的名字:“藤丸立香。”

听到了戈尔德鲁夫的呼唤,藤丸立香眨了眨眼,伸手接住了从戈尔德鲁夫脸上落下的一颗眼泪,他垂眸像是打量着一颗宝石一样仔细打量着那滴其实没什么价值的眼泪,然后将它攥在了掌心里,尼德莱赫纳像是要这么融入血肉与他手背的鲜红令咒合而为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